關於部落格
這裡是封存那些
曾經存在的文字 影像 和玄想的魚缸
  • 39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12月25日的簽名 上


不管在月曆上人們對12月25日到底有多少註解,框住25這個數字的格線大小,也會精準的相等於其他日子,25這個數字之所以值得多看幾眼,那是因為它正掛在「12月」這個字樣底下,並搭配某種變化後,組合成某種特殊意義。而如果只是單純的盯這個數字瞧,其實最多也只是察覺一天的到來或過去,也許,伴隨著幾聲習慣性的語祝詞,至於呼出的嘆息成分是滿足還是空虛,那或許又是一段不短的祕密。

 
然而,既然這一天有了比較特殊的名稱,並印刷在每本代表各行各業的月曆中,那麼,填滿在其中的情緒,也許會比其他日子來的滿溢,並且具有多樣性吧?那麼,對於一個穿襯衫的上班族來說,其中可歸類於無奈的附註,大概就是記上「工作」的時候。

 
「阿,看來這一天,都必須工作呢!」謙風抓起桌上的月曆,瞇著眼看著自己的行程不規矩的散佈在規格化的日子裡,他沈吟了一會,看看手上的錶,今天是12月24日,距離12月25日還有30分鐘25秒,雖然外頭氣溫不太友善,但真的該出門了,他提起掛在椅背上的灰色大衣,摸摸口袋,環視一下溫暖的窩後,看看手錶,轉身開門去尋他的工作。

 
是的,尋找他的「工作」,精準的一點的說法是,這「工作」的主要內容就是「搜尋」,那麼,搜尋什麼呢?那個笑得可疑的仲介新秀,半紮著長捲髮的女孩告訴他:

 
「委託內容是找到『12月25日』,並請它簽名。」
「『12月25日』?」
「對。」
「這什麼?誰吃飽這麼閒?」

 
謙風記得當時他順口接的這麼一句話,換來一個明顯表示「你好像沒資格講這句話」的眼神。

 
「酬勞確實不高,要不要做隨便你,我只是覺得找人方面,尤其在這個大冷天,大概沒有誰比你適合。」仲介新秀用左手比了「1」的手勢,看對方挑了一下眉,突然故作恍然大悟貌,拍合了下自己的手掌接著說:「是阿!我也可以找曉芊,大家都是新人,應該比較容易說話吧?只是沒想到,你會對12月25日的樣子不敢興趣,你說,今年的12月25日長什麼樣子呢?穿什麼東西?會怎麼簽名呢?」說完便睜大眼睛,只是看著他。

 
「我看完再告訴你。」

 
於是,他冒著寒風,騎車到市中心一間知名百貨公司的廣場上,停妥位置後,便開始漫無目的的走了起來,全身浸泡在12月的冷空氣中,謙風縮了縮手,對自己的好奇心感到無奈。腳步隨意,並沒有停歇,偶而鑽進小巷子裡,又從另一頭鑽出來,也許經過三三兩兩的人群,但周圍的景致總是不離高聳的建築,灰黑龐大的影子襯上與暈白的街燈,點綴偶而飄出的幾展霓虹,在謙風眼底映出盡是對比的光影。過了5分鐘30秒,他嗅了嗅冰冷的空氣,低頭看看手錶,時針、分針與秒針就這麼恰巧重合在12的位置上,在秒針向右移動一格後,謙風閉上眼猛然的吸了一口冷空氣,再睜開眼時,深咖啡色眼鏡架後的眼珠,咕嚕地轉向右下方,雙腳一抬,身影迅速的沒入高樓旁的小巷中。
 

 
轉入小巷子後,謙風一開始仍保持著悠閒的的步伐,但發現柏油路上出現第二條影子後,便抿了嘴角,開始加快速度,忽然間,他停止在一盞暗了一層的水銀燈下,左手一把將臉上的眼鏡摘開,右手一回身立刻抓上前方人影的肩膀,那人似乎嚇了一跳,抬起頭只見眼前一雙流轉著紅光的眼瞳,微笑攀附住眼角末稍,人影與謙風便就著跨出一步的姿勢,不動。

 
謙風剛張開口說話,那人身後突然歪斜出另一個人影,他有些吃驚的退了一步,手掌卻並沒有放開,反而收緊一抓,手中的人似乎是感到有些疼痛,連連驚呼了幾聲,倒是謙風把到口的話硬生生噎進肚子裡。他眨了眨眼,與斜著身的身影對望了一會,然後回神,小心的觀察眼前也盯著他瞧的臉。墨綠的瞳仁,漆黑的髮,微紅的雙頰,面部蒼白而無表情,穿著一般人會穿的黑色大衣、一般人會穿的深藍牛仔褲,但整個線條組合起來,卻可以清楚的感覺出,這不是人。

 
當下,謙風對「12月25日」下了第二個註解:

 
「竟然是雙胞胎。」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