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這裡是封存那些
曾經存在的文字 影像 和玄想的魚缸
  • 39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歲藏(一)


歲藏


(一)


這間書室,正準備過冬。

 
燈光微黃,不均勻照映在木質地板上,年代加重了潮濕的氣味,讓拖行在上的鞋音感覺沈重,人影微晃,書本傾斜掉落,厚實的聲響揚起地面些許微塵。沈聚無奈的看著躺在地上的書籍,但也只能一面注意著手裡端著的其他書,一面僵直著身體蹲下,然後將地板上那不太合群的大傢伙拾起。
 
「這次放進倉庫的次序和往常不大一樣呢?」
「會好好過冬嗎?」
「明年春天再讓你們出來吧!」
 
她自言自語的走向排放在角落的紙箱,然後將手裡的書本書背朝上,一邊唸著書名,一邊將書本輕輕放入紙箱之中,一本、一本的仔細排好,不能堆疊,也不能擠壓,一箱八本,厚薄長短不一定一致,但大多不差。在安置好《華凋》和《柚》之後,一本封面、書背和封底都沒有名字的暗土色書本讓沈聚些許猶豫,正想翻開第一頁察看,一聲蒼老渾厚的聲音及時制止了她。
 
「別翻開。」
 
沈聚微微抬頭,視線裡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,他微低著眼廉,窩躺在鋪有暗紅坐墊的藤椅上,棉質襯衫和老式灰色西裝褲軟軟掛搭著瘦弱的骨架,手裡拿著木質鉛筆和一本深灰色的厚重書籍,乾癟的手在頁面上滑動著,墨黑的筆尖在成段的文字後停頓了一下,然後接著出「給下一位擁有者」作為結束。雖然老者蒼白模樣幾乎與身後斑駁的水泥牆容為一體,但沈穩的音量卻能環繞迴響在約10坪大的書室。
 
「那本書叫做《藏》。」
「《藏》?」聚偏偏頭,摸了麼陳舊的書皮說:「為什麼是這個顏色呢?」
「表示今年會是個潮濕的冬天。」老者抬起了微暗的雙眼,對沈聚笑了笑說:「怎麼?忘記妳爺爺曾經說過什麼嗎?虧妳說過能把聽過的話記得滾瓜爛熟。」
 
沈聚一頓,有些茫然的看著老者,似乎是在搜尋自己什麼時候講過這句話,老者苦笑著繼續說:「夏天時妳告訴我的,看妳的記性。」
沈聚皺了皺眉低下頭說:「我只是……記得它一直是放在最後一箱。還有,別跟我討論記性的問題。」
「年輕人這樣可不行。它今年必須睡在倒數第二箱。」老者合上了手上的筆記,雙掌捧著書本,吃力的向沈聚伸出輕顫的手「把它放在最後一箱吧。」
 
 
沈聚從蒼老卻硬挺的手掌中接過本子,並不轉身,只是看著幾乎是陷在椅墊中的瘦弱身影,低著頭有意無意摸著書皮說:「我還是拿電熱器過來吧。」老者將身子靠在椅背上,手中的筆輕輕敲著扶手說:「妳給了我溫暖的坐墊和毛毯,就已經夠了,不需要那種東西,這裡的濕度和溫度並不會讓我不適。」沈聚抿著嘴唇轉過身整理剩下的書,似乎不想再為這樣的問題起衝突,她太清楚老者固執的個性。她還記得去年那冷得較早的冬天,老者用他毫無血色的嘴唇和指尖,與她爭論該不該使用電器提高室內溫度的話題。今年老者接受了她的毛毯,也許就該感到高興了吧。
 
小心的把《芽》放在最後一個紙箱中,暗綠色的書皮濕軟的而些微黏手,雖然沈聚特地放了紙板間隔與它相鄰的《翻石》,但那綠色的濕意放進箱中,立即蔓延至《翻石》灰白的書皮上,牢牢的攀附著。沈聚皺了皺眉,想著今年的《芽》似乎特別有活力,並沒有完全沈睡。於是便起身想找另一塊厚紙板拉開距離,膝頭剛剛離地,老者的叨念立刻從耳後傳來。
 
「看吧,若是再送個暖氣過來,我看整個箱子都得沾上《芽》的觸角了。」老者抿著垂老的嘴角,格格的笑著。
 
沈聚提著一口氣看著老者,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,心裡堵著,卻也只能拍拍手中的紙板,硬是將《芽》的觸角和《翻石》硬質的灰色書皮隔絕。拿起棉繩要將紙箱綁牢時,沈聚卻停下動作,握了握繩頭,低聲的說:「有什麼,是我可以幫忙的嗎?」
 
筆桿敲著扶手的聲音停頓下來,隨後藤椅便發出咿呀的音響,沈聚一回頭便看見老者在椅墊裡掙扎著起身的景象,她想要上前攙扶,老者卻揮了揮手,阻擋了她的關心。他用略微苦惱的語調對沈聚說:「這幾天,妳一直重複著這個問題。」
 
沈聚眉頭一緊,但仍提高語氣強硬的扶上老者孱弱手臂說:「我還有些用處。」
 
老者掙扎了下,瞥見沈聚執著的眼神後,也就無奈隨她。
 
這樣的眼神,老者曾在那散著涼風的早春時節裡見過,那時他與她熟識不久。

而那時,身為管理員的老者也還沒這麼蒼老。
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