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這裡是封存那些
曾經存在的文字 影像 和玄想的魚缸
  • 39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無聲(百鬼夜行抄衍生)(中)


無聲(百鬼夜行抄衍生)(中)



晴空萬里 無雲 夏

聽  生命的聲音。  


木桌上躺著一顆圓滾滾的果實,深褐色的木質紋路網狀般的爬滿了整個表皮,聚坐在木桌前,瞧著這顆小東西。

「這就是沈先生寄放在家裡的物品,媽媽坐在聚的前方說著。」
「這個?」
「是的,是朵很漂亮的花的果實呢!不過我倒是不知道花的名子。每年花謝了之後,就會結成這樣的果實,只要存放一個月,再埋在土中,又會長出像水仙般的花。」媽媽開心的講起每年必須完成的事,讓聚感受到飯島家對這顆種子的細心照料。
「水仙般的花?」
「不過不是水仙。這是爸爸交代的,每年都會這麼做,直到你來為止。可惜花前不久就謝了,否則就可以讓妳欣賞一番了呢。」媽媽輕輕的笑著。

媽媽離開之後,換上律坐在聚的前方。律明顯的看到聚濃濃的困惑,他知道和外公有關的都不是什麼平常的事。加上聚似乎也和自己一樣知道不屬於這世界的東西,甚至看穿了青嵐的面目,當下對這顆種子也不敢大意。他斜著眼看向悠閒的坐在庭院的青嵐,那輕蔑的不想管事的表情,讓律氣惱了起來,嘴裡低咕著「這傢伙真是!」

聚將手中的種子搖晃了幾下,仍是看不出有什麼獨特,只好又將它放回桌上,低著頭思考。律看著眼前的景象,倒想起外公的模樣,於是開口對聚說:「妳要不要聽聽看?」

「什麼?」
「聽聽看,也許會聽到什麼聲音?」

聚將手隔著耳朵湊近種子,突然一陣陣的鼓動聲從種子中微弱的傳出。聚很驚訝, 因為平常聽得到任何聲音的她,竟然忽略掉這樣的節奏。不,也有可能太常聽到,所以總是會裝做不在意,呆板的認為嘈雜的聲音只是困擾而一無可取。

但這沉重的音調,像是心跳,很溫暖,很真誠。

「這聲音好聽嗎?」
「恩。」
「可是她還是睡著的喔。」
「那要怎麼叫醒它呢?」
「就說,醒醒吧!無聲。醒醒吧!無聲。」
「醒醒吧!無聲,醒醒吧!無聲。」

突然,聚感到手臂被一陣大力的抓住,抬起頭卻看見律焦急的臉。

「怎麼了?我叫妳都沒回應,還說些奇怪的話?」
「你不是教我喚醒果實?」
「我沒說……」
一齊轉過頭,一名紅褐色頭髮的男子就這麼突兀的站在庭院之中。那男子笑的開心,而後指指桌上說:「看,不是醒了。」

只見桌上的果實抽出一株綠芽,綠芽迅速化分成五葉,五葉合掌般張開後,出現白嫩的含包花朵。正當花朵要綻放的同時,一隻手突然將整株種子抓了過去,花包像是嚇到般,瞬間縮回種子中。律往前要搶,男子卻突然側身,讓他失去平衡的跌了個空 。

律回頭想喊青嵐,卻發現青嵐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角落。男子迅速朝屋子的後方跑去,聚立刻起身追了上去,卻在男子逃走的小樹林外停住。

聚立刻感到極度的不舒服,樹林裡傳來的各種聲音,讓她不禁皺起眉頭表示心中的不快。

「真的太多聲音了,好吵!」
而趕來的律也喘了口氣憤憤的小聲叨念著「鬼燈那傢伙出現準沒好事。」
「你認識他嗎?」聚問著彎腰撐著大腿的律。
「雖然很不想承認,但算是認識吧。」律偏過頭看向聚,卻發現了一張不舒服且生氣的臉。
「你幫不幫我?」聚仍注視著後門。

律頓了頓,正想要回答時,聚便拉著律衝進後門的小樹林中。此時律只有一個想法「我認識的女孩怎麼都這麼衝動?」。

而且,她似乎被鬼燈氣得不輕。

「我生平最恨別人用好聽的聲音騙我。」這是律被拉著走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。  





晴空萬里 無雲 夏

聽 你想聽到什麼聲音?


律站穩腳步後腦袋的第一個反應是一片混亂的。揉揉眼後才真正的確信,這不是家裡後門外的小樹林,而是律所就讀的惠明大學。而他們就站在民俗學系的研究室前,聚顯然也不太了解情況,正以求助的眼神看著律。

「這裡是我的學校。」律指指門上的標示「我們正站在我讀的系的門前。」
「你們家的後門通向學校?」聚驚訝的說著。

律怕她說出「真的這麼方便」之類的話,連忙搖頭解釋:「這是意外,意外。」

正當聚還想問些什麼時,門突然被刷地打了開來。門內站著一位捲髮的女孩,而她以不解的眼神看了看兩人後,發出曖昧的笑聲。

律無奈的對著捲髮女孩介紹「聚,這是我表姊晶。晶,這是外公好朋友的女兒,叫沈聚。」

「聚?」晶似乎想到什麼而瞪大眼看著眼前的女孩「哎呀!是小聚嗎?」
「妳認識我?」聚似乎被接二連三的意外弄得有些糊塗。
「我見到你的時候還是個小女孩呢!」晶伸手指了指律「我們三個小時後在一起玩過的呀。」
「什麼!」這次連律也發出了驚訝的聲音。
「玩矇著眼睛聽聲抓人的遊戲時,小聚總是能迅速準確的抓到人呢!」
「對了……我們真的見過。」經晶這麼一提,聚也猛然在心裡想起當時的情景「那時候爺爺跟一個叫蝸牛的作家在一棟古老的屋子裡談話,而我則跟兩個女孩子玩在一起。當時我雖然能聽到很多的聲音,但整間屋子很吵,只好很專注的去記玩伴的聲音,以及分辨每一個聲音的位置,這樣不管人在哪,都能準確的找到人,並叫出他的名字。」
「不過也難怪小聚認不出小律,那時候小律是扮成女孩子的樣子呢!」

聚轉頭看著旁邊的男孩表示她的訝異,律只好聳聳肩轉移話題說:「晶表姐,我們來這裡找東西。」

「什麼東西?」晶倒是顯得興奮。
「一個紅褐色頭髮的男人拿走了一顆果實。」聚連比帶畫的形容著。
「妳說那果實有聲音?」晶想了一會「會是無聲果嗎?」
「無聲果?」聚想起紅髮男子教她的咒語。
「恩,我曾經看過文獻上說,那是一個能吸收周圍聲音的果實,讓持有者的耳根能清靜些。不過,她也能讓持有者聽遠方的聲音,所以又叫偷音果。這果實必須反反覆覆種十七年才能成為成熟的果實。成熟時果實就會有發出心跳聲沉穩的聲音,這時必須要有與她締結契約的人喚醒她。」
「締結契約?」
「恩,第一次栽種時,契約者的血會和種子一起埋下。」
聚頓了頓說「那麼,喚醒她之後,是不是只要持有她的人就能控制她?」
晶點了點頭說「是的,所以…….」
「什麼?」聚突然發現晶的聲音越來越小,最後只剩下一開一闔的嘴型。晶也似乎聽到了聚的疑問,再回應了一次,這使得聚更確定她聽不到晶的聲音。

不,應該說是「任何的聲音」。

聚慌張的往四周查看,才驚覺到,不知何時,空氣中竟飄散著淡淡清香。

「如何,很奇妙的花吧?」
「誰?」一道聲音在一片寂靜中闖入聚的耳朵,讓聚感到十分的不舒服。
「她確實能夠吸收和偷取一切的聲音,不過,也可以依照持有者的要求,只讓特定的對象聽到聲音。怎樣,很好玩吧,多虧了妳讓我得到這麼有趣的東西呢!」
聚聽著低沉嗓音中帶著的輕蔑,皺了皺眉頭想,這個聲音她大概永遠都不會忘記。
「你果然是那個混蛋!」

看著似乎被自己的聲音嚇到的晶和律,聚很快的往長廊的右手邊一瞧,果然看到一閃而逝的模糊黑影。聚很快的向律說了句「幫我。」也不等律回答,便抓著他的手往黑影消逝的方向跑去。

雖然知道一定是鬼燈的傑作,律還是很無奈的看著自己被抓著跑的手腕,以及那只有爪子特別明顯的黑影,撇頭看向窗外一直跟著他們的兩隻鳥兒,他在聚轉彎時迅速的打了個手勢。

跟著那道模糊黑影奔跑的感覺十分吃力,模糊的影子在錯綜複雜的校園中穿梭跳躍著,而聚的耳邊卻連風聲都沒有,這樣的虛無感讓她十分的焦躁。終於,在轉彎後的一道教室長廊中,聚跟丟了影子。不過,殘留在陰暗空間中的淡淡花香,卻向聚說明,那傢伙就在這附近,在這兩排教室的其中之一。

「你到底有什麼目的?」聚對著夕陽照不到的黑暗角落說著,然後聽見自己的聲音寂靜的校園中回蕩,甩甩頭,想對抗心中那份擴散太快的不安。聚穩定住呼吸,她知道,只要等對方再說一句話,就能知道正確的位置。

「聲音」對聚而言,是再熟悉不過的東西。
「沒什麼,只是無聊想找人玩玩。」

聚很快的衝到左側倒數第三間的教室門邊,刷一聲的將門拉開。突然,一個巨大的黑影就擋在門前,並迅速的從中間竄出一隻黑爪,朝她的頸部抓了過來。

(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